首页 > 历史  > 正文
历史上最大合围战,基辅会战的苦果
  • 2019-10-09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小狐
  • 阅读人数:508

1941年7—9月间,苏联乌克兰境内西南方向发生了一场重大的保卫战。在那个艰难的岁月里,英勇的苏联红军各级指战员们为保卫乌克兰首府基辅,在该城以及周边区域内顽强地抗击了德军从各个方向的进攻。尽管苏军各级指战员和当地居民付出了诸多努力,但这次战役却仍以悲剧收场—几支苏联红军惨遭德军包围歼灭。然而此刻,伟大的苏联卫国战争才刚刚开始…

历史上最大合围战,基辅会战的苦果(图1)

一辆有步兵伴随的Ⅱ号C 型轻型坦克正行驶在乌克兰的原野上,其左侧可见一个MG34 机枪组。

1941年9月,包围圈内的战斗结束后,在基辅地区、皮里亚京地区和佐洛托诺沙地区的西南方面军主力基本覆灭。西南方面军的部队在战役中被德军的包围圈肢解成了大小不一的组群,各自为战,且在突围行动中又缺乏和有效的组织,但将士们在被包围的情况下,仍然坚持抵抗了4-6个昼夜,表现出了坚定的毅力和不屈的品格。

西南方向总指挥铁木辛哥元帅组织的那场针对被围西南方面军部队的解围行动,其结果收效甚微,行动并未取得成功。投入该行动的骑兵第2军、骑兵第5军以及其他部队并未达到解围的目标,但在一些次要上还算有力地反击了德军集群。

苏军第38集团军、第40集团军、骑兵第2军和骑兵第5军通过自身的努力避开了被德军包围并歼灭的命运,使苏联统帅部能够在会战结束后很快恢复西南方面军的建制。苏军快速从最高统帅部大本营总预备队调遣兵力实施部署,除了进一步加强西南方面军的正面防御力量外,还补充了损失惨重的第21集团军的兵力。大本营派出了雅科夫·季莫费耶维奇·切列维琴科上将主持西南方面军的大局。

西南方面军的失败对苏联红军来说是一场真正的灾难,是一场在损失规模上超过白战役的悲剧。9 月1 日时,除去方面军预备队、后备部队和后勤部队,西南方面军此时尚拥有作战兵力752000~760000 人、各式火炮和迫击炮3923 门、各型号坦克114 辆、作战飞机167 架。至9 月中旬被包围时,所剩兵力为452700 余人、火炮2619 门、迫击炮1225 门、坦克64 辆。到10 月2 日时,从包围圈内逃脱的兵力仅约15000 人。德国史学家们认为,至9 月25 日,德国南方集团军群和中央集团军群的部队在基辅及周边地区共俘获苏军655000 人。该统计数字不仅包括1941 年8—9 月俘虏的西南方面军的指挥员和士兵,还包括隶属于布良斯克方面军麾下的官兵。关于这一数据的准确性,德国南方集团军群指挥官和德国历史学家称问心无愧。其俘虏人数之巨堪称史无前例。这一数据还可以通过以下事实证明:德军第6 集团军和第17 集团军的指挥官被迫从战斗中撤出1 个步兵师来帮助后卫部队,因为他们无法应付如此之多的战虏。

在基辅及周边被俘的苏军士兵比在乌曼落入德军之手的苏军士兵所经历的苦难更大。德军将俘虏聚拢在第17 集团军的后方,他们需徒步穿越卢布内和霍罗尔抵达乌曼地区, 总行程约400 公里。在日行30~40 公里甚至更长距离的行程中,俘虏每人每天仅能获得20 克小米和100 克面包。因为无法供给这么多粮食给俘虏,又或许是德军不愿意这么多粮食,第6 集团军指挥官赖歇瑙元帅曾下令枪毙俘虏以减少粮食供给量。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命令并未得到上级军事机关的反对。对第6 集团军进行视察的阿布韦尔·劳森(Abwehr Lausen)上校在10 月31 日递交给上级的报告中有对此命令的抱怨,他亲眼见到,对苏军俘虏的处决经常在苏联居民点当地居民面前执行。

历史上最大合围战,基辅会战的苦果(图2)

被俘虏的苏军西南方面军的红军战士。照片摄于1941 年8—9 月

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苏联战俘看起来并不像“一群温顺的动物”他们必须克服恐惧、饥饿,还要承受德军的压迫,这些事实后来被前德军将领和军官揭露出来…这与战时书面文件记载的内容恰恰相反。根据德军第25 步兵师向第17 集团军司令部所递交的报告显示,9 月25 日在卢布内地区的战俘中转集中营有33000 名战俘发动。该师师部在近一个月里发向南方集团军群的报告中写道:“战俘给运输线造成了沉重的压力。”

一些西南方面军司令部的成员带领着自己的部队突围了出来,例如作战部部长巴格拉米扬少将、方面军装甲兵部第1 处处长格奥尔吉·叶菲莫维奇·斯托格尼少校与装甲兵部、空军部和其他部门的250 名一起从阿赫特尔卡地区突围出来。第21 集团军司令部、和麾下的步兵第66 军在司令员库兹涅佐夫中将、师级政委科洛宁、参谋长戈尔洛夫少将的领导下一起成功突围。大约4000 名骑兵在旅级指挥员鲍里索夫的带领下跳出包围圈,而兵第3 军的军长伊万·伊万诺维奇·扎捷瓦欣上校带领着超过2000 名士兵以及一些技术兵器和重武器从包围圈中突围出来。还有步兵第31 军军长安东·伊万诺维奇·洛帕京少将、步兵第15 军军长莫斯卡连科少将、步兵第67 军军长旅级指挥员菲利普·费奥多西耶维奇·日马琴科、步兵第219 师师长帕维尔·彼得罗维奇·科尔尊少将、基辅市市委书记К.Ф. 莫斯卡列茨、基辅地区党委书记Ф.П. 奥斯塔边科、阿列克谢·约瑟福维奇·达维多夫、П.М. 奥弗恰连科、И.И. 米罗诺夫等也从包围圈中逃脱出来。

基辅周边所发生的战争的灾难性后果导致苏联红军失去了一支实力最为雄厚的方面军。根据联邦武装力量总参谋部军官于2001 年公布的数据显示,在基辅防御战中苏联红军的损失超过705000 人,其中无法归队的减员人数为616304 人。

西南方面军的惨败,导致在整个西南方向无论是军事上还是政治上都具有重要意义的乌克兰首府基辅沦陷。

在战争初期最困难的3 个月里,苏联前线部队时常骚扰冯·伦德施泰特元帅指挥的德军南方集团军群,并给他们造成了不小的损失,迫使德军统帅部从中央集团军群调集大集群兵团投入到东乌克兰地区,即将原本用来进攻莫斯科方向的第2 集团军和第2 装甲集群调往东部乌克兰,而且基辅战役期间德军统帅部下令禁止部队向莫斯科发动进攻,这大大缓解了该地区苏军部队的压力,为苏军部署日后的莫斯科保卫战赢得了宝贵时间。在基辅包围圈的战斗中,德军虽然让苏军蒙受了巨大损失,但这也有效地将德军进攻莫斯科的时间足足推迟了一个月,并扰乱了德军统帅部的原定作战计划,也就是“巴巴罗萨”计划。

历史上最大合围战,基辅会战的苦果(图3)

被集中看管的苏军战俘。摄于1941 年9 月乌克兰境内

因此,西南方面军部队的作战行动对接下来的战争进程影响重大,这可以通过一些德军将领的描述得到印证。比如,德军第2 装甲集群指挥官古德里安上将在回忆录里曾写道:“基辅战役无疑意味着一次巨大的战术成功,然而问题是这次战术成功是否也同样具有重大的战略意义,这令人怀疑。”德国陆军总参谋长哈尔德上将则直言不讳地称德军统帅部制定的基辅战役计划是“东征过程中最大的一次战略失误”德国将军布特勒更是公开写下其对基辅方向战斗的评价:“这致使之后德军又花费了几周时间用于准备对莫斯科的进攻,这或多或少促成之后我军折戟于莫斯科城下。”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德军

1871年德意志第二帝国诞生,德意志军队随即诞生,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时,德意志帝国的军队几乎完全解散。魏玛共和国时期,1921年1月1日政府按照凡尔赛条约的规定建立德国防卫军(Reichswehr)。在1935年10月15日,纳粹德国后称(精致社会主义德国)正式将将德国防卫军(Reichswehr)更名为德国国防军(Wehrmacht)。1945年5月9日德国战败投降,德国国防军被予以解散。1956年3月1日,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国家人民军紧随西德的联邦国防军建立。1955年11月12日,德国联邦国防军正式建立,该天是普鲁士将领沙恩霍斯特(GerhardvonScharnhorst)诞辰二百周年。两德统一后,联邦国防军削减三十七万人,前东德的国家人民军解散,其中大约五万人并入联邦国防军。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